登录入口-确诊病例破万后,这场战“疫”如何过关?

登录入口-确诊病例破万后,这场战“疫”如何过关?相关专题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抗击新型肺炎)确诊病例破万后,这场战“疫”如何过关?
中新社北京2月1日电 (郭超凯 张素)截至1月31日24时,中国…

登录入口-确诊病例破万后,这场战“疫”如何过关?

相关专题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抗击新型肺炎)确诊病例破万后,这场战“疫”如何过关?

中新社北京2月1日电 (郭超凯 张素)截至1月31日24时,中国累计报告新型肺炎确诊病例11791例。在确诊病例破万的关键节点,中国如何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备受外界关注。

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对外发布首个肺炎疫情通报到如今确诊病例破万,一个月的时间里,肺炎疫情从发源地湖北省蔓延至全国,内地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相继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

数据的不断攀升,让民众甚为期盼疫情“拐点”的到来。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曾表示,根据武汉近期疫情数据的变化,疫情拐点即将出现。

对于这一论断,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表示肯定,他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最长潜伏期是14天,如今武汉“封城”已有多天,到农历正月十五,疫情管控应该可以看到明显成效。

此间,多位权威专家就“拐点”一说发表言论,尽管观点略有差异,但众人普遍认为,在官方布下疫情防控“天罗地网”和民间全覆盖、轰炸式的自发动员下,疫情“拐点”即将出现。

在当前严峻的形势下,要想打赢这场战“疫”,中国或许还需过两关。

其一是防控关。

面对来势汹汹的肺炎疫情,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早前给出了防控的两大关键词:早发现、早隔离。在确诊病例破万的当下,曾光表示,相比不断攀升的数据,“更重要的是观测疾病的流行动态”,防控措施做得好的城市,目前均处于“围堵”病毒的关键时期。

以武汉为例,对内,现阶段武汉确诊病例的增长速度已在下降。火神山、雷神山两所医院建成后,可接收武汉市内大量的确诊、疑似病例进行集中诊治,这对遏制疫情蔓延至关重要。

对外,过去一段时间武汉“封城”已卓有成效,“城里人不出去,城外人不进去”的措施已经在全国各地产生影响,“只要武汉人不再出去,病毒就没有‘援兵’,我们希望在武汉之外形成‘围歼’。”曾光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全国已派这么多的专家过去帮助,武汉有可能打赢‘翻身仗’。”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全国各城市的防控成果各有差异,未来如何形成全国“一盘棋”?这一命题尤为关键。

曾光认为,这是一个综合命题,关键是要“落实属地责任制,让各省管各省的事”。全国各地要实施联防联控,各省要把任务落实下去,有困难的事由中央帮着管。当前正是考验中国过去多年建立的公共卫生系统能力、防治行动动员能力、医院治疗能力强弱的关键时期。

其二是药物关。

各地在落实联防联控之余,相关的药物疫苗研制也要提上议程。

1月31日晚间至2月1日上午的一场双黄连口服液的抢购浪潮,也折射出疫情防控中民众对治疗肺炎药物的渴求。

在当前神经紧绷的状态下,任何一篇媒体关于药物的报道都有可能引起民众的热议和追捧。无论是引发这次抢购风波的双黄连口服液,抑或是近期媒体报道的藿香正气口服液、金银花等药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热销。

不过,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冠病毒的抑制作用,并不等同于预防和治疗。北京世纪坛医院中医科主任姜敏在采访时指出:“目前双黄连口服液还处于临床研究的阶段,并没有真正用到人体治疗”,真正效果如何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观察。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亦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

从长远来看,若要缓解民众的紧张情绪,相关药物和疫苗的研发尤为重要。

近期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科研工作,好消息频传。“国家队”方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全球首发第一株新型冠状病毒毒株信息,为研制疫苗奠定了基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在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药物筛选、动物模型建立、疫苗研发等工作。

全球范围内的专家也在积极参与疫苗研发。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受访时透露,研究人员已开始利用病毒基因组研发疫苗,他有理由相信三个月内可以进行人体测试。

不过,疫苗的研制并非易事,不可操之过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指出,新型肺炎疫苗的初期研发至少需要三个月,距离疫苗真正走向市场还有很长的路。

令人欣慰的是,中国官方早前证实,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等抗艾滋病药物在新冠病毒的临床治疗中取得效果。在服用药物和各地医护人员的精心呵护下,1月31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20名新型病毒性肺炎患者集体出院。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日17时,已有21省区市陆续出现治愈出院病例,治愈人数达251人。

二月伊始,迈过防控、药物两关,中国距离打赢这场战“疫”更进一步,“草长莺飞二月天”的美好愿景有望到来。(完)

责任编辑:房家梁